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晴明总是心累

太太太太你这个文有毒啊啊啊我刚看完你的文,我特么去把好不容易攒起来的100勾玉那去召唤,我说我写个茨木吧结果跟文里安培一样掉了笔……写了个草字头……再然后,他妈茨木小天使就被我召唤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措手不及我靠靠靠激动死我了现在!!!论我一个从没氪过金脸又黑的人一朝成欧皇!!!!!我爱你太太太太!比心比心!!!!心心心心

小秘密:

*除酒茨外的CP自由心证
*感觉写成了全员...酒茨的部分不多诶










最近山里来了一位厉害的阴阳师。据说他只要在地上打个坐,随便画个符,便能平白收去许多妖怪。
这个消息在众妖怪间广为传播。
“我发誓是真的!”帚神举起了并不存在的手,信誓旦旦,“我好多的兄弟都被他抓走了。”
“难怪最近山里的卫生变差了。”
“我们也可以证明是真的,”几个灯笼鬼抱在一起哭哭泣泣,“我们是山里仅存的灯笼鬼了。”
天邪鬼赤带着天邪鬼青牵着天邪鬼黄拉着天邪鬼绿,围在灯笼鬼身旁取暖,他们不会说话,只能靠天邪鬼青抖抖手中的风筝来表达赞同之情。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天邪鬼青的破烂风筝晃晃悠悠地飘了起来。
其中一只灯笼鬼的身躯咻地变大,把周围照的愈发明亮。“啊啊啊他又来了!”变大的灯笼鬼扯着破锣嗓子发出绝望的嘶吼。
只是在一瞬间,那只灯笼鬼就凭空消失了。
周围又恢复了昏暗。
亲眼见到传说中阴阳师的厉害后的小妖们吓得纷纷趴在了地上。
“他叫什么?”有妖大着胆子问道。
“据说叫安倍晴明。”幸存的灯笼鬼流下一滴泪,没多久便被他们身上的火焰烤干了。
“好凶恶的名字。”小妖们吓得哭了起来。
食发鬼非常看不惯这些自行加戏的小妖怪,他们这些丑陋的小妖有什么好担心的,要紧张的也应该是他这种貌美如花的大妖怪,如果自己被抓过去肯定会因被嫉妒而受到残忍对待吧。
“那个恶人长得怎么样?”椒图躲在壳子里,探出个脑袋问到,随脚把想要钻进来避风头的鲤鱼精踹了出去。
“凶神恶煞!”帚神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横看成岭侧成峰!”灯笼鬼补充道。
听到这里,食发鬼叹气,为自己未来的命运伤感了几秒。
“哇那真的是好可怕。”鲤鱼精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躲进自己吐的泡泡里。
呵。食发鬼不屑和这些自作多情的小妖计较,留下一声嘲讽就转身走了。

总之一时间妖妖自危,瑟瑟发抖。

话题中心那位安倍晴明也蹲在角落,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好了好了,别难过了,”源博雅安慰他,“我把早上召唤出来的妖狐送给你吧。”
(听墙角的妖狐跳脚:“小生不是这种可以被随便交易的物品!式神也是有尊严的!小生尤其有尊严!”然后他被妖琴师捂住嘴拖了下去。)
凶神恶煞的晴明闻言更难过了,用筷子在地上画了两个圈圈。
只听刷的一声,正中央的召唤阵中窜出一个妖娆多姿的食发鬼。
“哎呀,真的被召唤来了呢。”食发鬼撩了一下昨天刚洗的长发。
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晴明,此刻眼神是死的。
“是谁?”他不敢回头,问旁边的源博雅。
“食发鬼,”源博雅拍拍他的肩,陪着他蹲下,“别太难过,大不了我把中午召唤出的桃花妖送你。”
(听墙角的桃花妖兴奋地不能自己,不住地问边上的姑获鸟:“这是真的吗?我可以和晴明大人在一起了?”姑获鸟觉得她好吵,捅了她一剑,世界安静了。)
晴明觉得源博雅这话还不如不说,明明是安慰听起来却像炫耀。
“你就是那个安倍晴明......吗......!”食发鬼突然捂住脸,害羞地跺脚,“早说嘛!是大人您的话,让人家跟随你一生一世也不是不可以哦!”
晴明心好累。

源博雅说到做到,隔天妖狐真的被五花大绑送到了晴明府上。
把妖狐气的都不想突了。
晴明和源博雅告状:“你送我的那个妖狐很有问题啊。”
“怎么?”
“整天只突两下,大家省吃俭用挤出的鬼火净给他用了,结果还是突两下,连个暴击也没,这是什么工作态度?”
妖狐对两人做鬼脸,仗着自己戴有面具,肆无忌惮。
源博雅是个糙汉子,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他为了好友,还是勇敢地提出了建议。“要不,”他说,“打一顿?”
晴明高冷的桃花眼立即看向了妖狐。
妖狐还在做鬼脸。
晴明受到了打击。仔细一想,他单挑不过这个只能突两下的妖狐,甚至手上也没有比这个只能突两下的妖狐更强的式神了。
“我们谈谈。”晴明郑重地对妖狐说。
妖狐依然做鬼脸。

“你想要什么。”晴明开门见山。
妖狐上下打量着晴明,最终遗憾地摇了摇头:“你没有的东西。”
晴明脸色一变,仿佛受到了惊吓,霍地起身。
“你放尊重点。”晴明斥责。
“咦?”妖狐疑惑。
源博雅也很疑惑,他不能理解晴明为何对普通的一句话反应如此之大。
“小生喜欢可爱的,姑娘。”妖狐解释道。
“哦。”晴明只为刚刚的反应尴尬了一秒,随即又恢复了他平日里翩翩公子的模样。偶尔想歪了也没什么,谁没有这种时候呢,对吧。
“他没有。”源博雅替晴明回答道,言语之间满是可惜。
妖狐做鬼脸:“没有工作的动力,小生突两下也很正常。”
“还是打一顿算了。”源博雅转头朝晴明提议道。
“不,”晴明突然道,“我有可爱的姑娘。”

妖狐好奇地探头。
晴明牵着一溜天邪鬼青,队伍排的整整齐齐地,靠在墙边沉默地放风筝。
“来,说句话给叔叔听听。”晴明鼓励道。
天邪鬼青们憋青了脸,哼了一段儿歌。
妖狐冷漠地看着晴明。
晴明扭头回了屋子。
过了一会儿,他忍痛拉着清姬的手走了出来。
“这是我唯一一个高级式神,交给你了。”他对妖狐说道。
妖狐嘲讽地看着他。
妖狐做起了鬼脸。
晴明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霸气了!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凶神恶煞的威名已经传出大山,传到了最强鬼王的耳朵里。
酒吞向来对这些小道消息不屑一顾。
但他不能要求底下的小妖也对这种消息不屑一顾。
“什么最强阴阳师,能比得过本大爷?”
“那是自然,吾友,你是世上最强的没有之一!”茨木忙不迭点头。
“哼。”酒吞其实很有点满足,但他不说,面上还要摆出嫌弃的样子来。
“鄙视人类阴阳师的样子也好帅!真不愧是最强的男人!”茨木欢喜的喊了一声,“吾友!我们一起去挑战那个阴阳师吧!”
“为何?”酒吞警惕起来,这个一向只对自己有兴趣的家伙是怎么了,居然会对区区人类阴阳师产生兴趣,而且传言那个家伙相貌丑陋宛如麻将牌,比起自己当然是差的太远。
茨木晃着脑袋想了一会,头顶的鹿角因为动作上下晃动,无意识地吸引着酒吞的视线。
“自然是因为近日山中的小妖整天安倍晴明安倍晴明的,有幸成为酒吞大人的手下,难道不该天天歌颂大人的恩德吗?”
“吾友!”茨木握住了酒吞的手,这一举动让酒吞很受用,“等我们将那个家伙打趴下,大家又会重新认识到你的强大了。”
“虽然不用他们证明你也是最强大的。”茨木小眼神瞥了酒吞一眼,补充道。
“你想让他们像你一样成天歌颂本大爷?”酒吞问道。
“嗯!”茨木猛地点头。
酒吞看着面前这个有着柔软白毛的家伙,咽了咽口水。
但表面上依旧装的恶声恶气:“这种话。你一个人难道还没讲够?”
茨木皱起眉毛,大声抗议:“怎么说的够!吾友的优点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会腻!”
酒吞心里爽了。
爽的要死。
于是他绷着脸,哼了一声。
“滚。”他不屑地对茨木说道。
“不去。”

不过茨木去了。
为了扬友威名。
他一个人,扛着把大刀。
就上了。
因为他觉得,这种弱小到被酒吞童子连哼三声的人类阴阳师,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只用把劣质大刀平砍就能拿下。

他想的还真没错!
体弱多病的晴明今日突觉不适。放弃了每日必做的几个任务,躺在床上有一声没一声地哼哼唧唧。
这屋里除了源博雅就没别人,连根萤草也没有。所以他这自然是哼哼给源博雅听的。
“哎哟,痛。”
好朋友源博雅颠颠地弯下腰给他按摩身子。
“哎哟,冷。”
好朋友源博雅赶忙抱来一床被子给他盖上。
“哎哟,渴。”
好朋友源博雅特意倒了杯温水过来。
晴明只啜了一口,便被呛的上气不接下气。
源博雅拍着他的背,感叹:“你今天可真是倒霉啊。”
晴明干咳着,没说话。
“早上摔了一跤。”源博雅指着晴明胳膊的擦伤。
“起来以后又摔了一跤。”指着晴明另一只胳膊。
“起来以后又摔了一跤。”指着晴明的手腕。
“起来以后......”
“你别说了。”安倍晴明觉得自己太虚弱了,连友人的关怀也不想听下去。
“拿我的符来。”晴明道。
“这多浪费钱!”源博雅劝阻。
“拿符来。”晴明坚持。

安倍晴明想在符上画张源博雅的脸,谁料因为生病全身无力,刚提笔画了个圈,笔就掉了。
“噗。”
晴明火辣的目光迅速扫射源博雅。
源博雅无辜地看着他。
是妖狐。
晴明发现了。
那个家伙正趴在窗上朝自己做鬼脸。旁边挤着个桃花妖对他拳打脚踢。
晴明有点感动。
“你岂敢!岂敢嘲笑晴明大人!”小桃花愤怒地说。
“就算晴明大人只召唤出扫把精那也是受人敬重的晴明大人!”
晴明心好累。
他把目光转向陷入了迷之静默的召唤阵。
一秒,两秒,三秒。
晴明从没觉得等待的时间有这么漫长。
一个扫把精而已。晴明自暴自弃地想,需要这么长的待机时间吗?
居然让他等了足足三秒!

万众瞩目的召唤阵突然有了动静。
冒出阵阵金光。四周也随之狂风大作。
和以前那些安静的式神一点也不一样!
晴明屏住了呼吸。
只见偌大的召唤阵中,慢慢冒出一个角。
莫非是传说中的骨女?晴明激动地心想。
那个角有点长,像是鹿角。
随后出现的是白毛,毛毛躁躁地翘着尖尖。
晴明从没见过有式神能把头发乱的这么可爱。是他从未见过的高阶式神。
然后渐渐地冒出一个脑袋,目光充满着迷茫和好奇。
待他看清了面前蹲着傻笑的阴阳师后,冷不丁大叫一声:“居然是你!传说中的恶鬼阴阳师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召唤出了鬼界第二强的茨木童子。
虽然这个茨木童子显然没把他当作主人,一直嚷嚷着要和他打一架。还念叨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还吾友威名!”
“来战啊阴阳师!”
“你果然名不虚传,长得和传言一样凶神恶煞!”
晴明阴郁地摸着自己的俊脸。
看来是得打一场了。

“你不要害怕,只是切磋而已。”晴明鼓励妖狐。
“小生当然不是害怕!”妖狐强调,“但你为什么不上场?”
源博雅站出来替好友回答道:“他身体抱恙。”
“所以你争点气,不要在外人面前丢了我们的人。”晴明拍拍妖狐的肩。
“回去以后我让天邪鬼给你放风筝,”晴明诱惑道,“哼儿歌。”

妖狐心里苦。
他闭上眼睛,拼老命突了二十下后才敢扒开眼皮瞅瞅对方的状态。
还没等他来的及赞美自己一口气怼到茨木只剩血皮,便被茨木用普攻拍了一脸。
茨木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不亲自上场?”
“是不敢吗?”
“这样的胆小鬼凭什么名声压过酒吞大人?”
没等晴明摇扇子挽回脸面,他就自己找到了答案,开心起来:“也是,这世上怎么可能有比吾友更强大的妖怪呢?”
晴明沉默地补了刀,给这个明明只剩血皮却还装逼的家伙最后一击。

茨木看他的眼神马上就变了。
“你厉害,”茨木感叹道,“居然打败了我!”
“虽然比起最强的酒吞童子还是差远了。”
晴明在源博雅的搀扶下勉强站直了瘦弱的身体。
他摇摇扇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现在你甘愿做我式神了吗?”
“那是自然。”茨木一副你打败了我说什么都对的表情。
太好了,终于有一个能打的了!
晴明很高兴。
“啊!”茨木拍了下脑袋。
“怎么了?”晴明还在高兴,他以为茨木作为一个有觉悟的式神,可能要主动提出替他完成日常任务。
“到时间了,该陪吾友喝酒了。”茨木甩开晴明的手,一步三跳地朝着远方跑去。
咦?
噫!

晴明不开心。
他把妖狐绑在柱子上
叫了一群天邪鬼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着小眼。
“唱!”
他下令道。
然后天邪鬼青们就哼起了歌。
破破烂烂的风筝围着妖狐热情地飞舞。

妖狐觉得自己快死了。
这辈子都不想突二十下了。
谁突谁傻逼。








评论
热度(928)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