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马萨林X路易十四】 我最亲爱的Lo (恋父情结养成系 洛丽塔梗 NC21)

好了,邪教又来了,对于这种历史上真实发生过(不好说)的cp就是如此没有抵抗力(其实这是太变态不愿意放过小孩子
这篇只是个序,肉还没有,设定会和本宣放在一起
是哒,我也在考虑出本,当然不太可能,几率很小,毕竟高三了……

我在想开车要不要在loft上放链接,毕竟怕吓坏你们………


警告:看清标题,内容十分下作,变态,污!毁三观!不要随便点进来,即使还没有开车!不喜点叉!!!!
不喜点叉!!!!
不喜点叉!!!!
Underage警告!!!!洛丽塔是什么梗大家都清楚,虽然初次发生在十四岁,但也违反了道德法律(法国是什么法律?)
不提倡大家这样子,路易是畸形依赖症心理,非常不提倡。
请大家保持一个清新而美好的私生活,就是这样。














好哒,既然你往下看了,就来吧






路易斯走进爸爸的办公室里,他用小手使劲的推开面前厚重的木门,这时候他总怨起自己的身高,都十四岁了,还停留在一米五。
马萨林坐在檀木的办公桌后面,带着他平时的黑框眼镜正低头看着一桌的文件,耳旁还放着电话正在聆听对方的报告。
他抬起眼眸看了他的宝贝一眼,轻微的笑了笑,朝他招招手示意让他过来,他牵着电话线,将转椅旋转留出给路易斯爬上去的空间。
路易斯红着脸跑了过去,爬上他教父在西装裤的笼罩下显得纤长实则肌肉发达的大腿。他坐在他的腿上,靠在他的怀里,年长的男人有力的臂膀环绕着他,轻轻的拍了拍他柔软的小肚子,用鼻尖蹭来蹭少年柔软而卷曲的发梢。
“记住要快点出手,不要犹豫,投标的文件明天一早必须放在我的桌上,财政部那边有什么进展早点回报给我。”
马萨林声音平稳的挂了电话,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间,低头给他的小宝贝额头上一个吻。
“作业写完了?”
“早就写完啦,家教的任务也完成啦,玛丽莎还夸我完成的很完美呢!”
马萨林又高兴的亲了亲他肉肉的小脸。双手将他托了起来,站起身。
“想去吃点甜品吗,我的小王子。”



他坐在羽毛枕堆砌的城堡之中,面前摆放着最新鲜的热带水果和各式各样的马卡龙和其他涂满糖霜与奶油的甜物,几何形花纹的大理石板有些凉,幸好马萨林事先让人铺上了羊毛毯,管风琴声充斥在这间音乐厅中,音符旋转上升至那历史悠久的壁画,再至穹顶,已至夜晚,透过穹顶的玻璃,他能看见夏日星空的灿烂之景,多亏了室内灯光幽暗,唯有乐师那里点着几根一人高的蜡烛,他不喜欢开灯,相反他喜欢那些散发着香味的仿佛如艺术品的蜡烛,点燃它,就像是营造出一场幻境一般。去年情人节他偷偷给马萨林做了一个。
也不知道这个匿名的礼物他是如何处理的。

马萨林坐在他身旁,喝着红酒,他总是很好奇血色液体的味道,每次都喊着要尝一口,是不是也跟红丝绒蛋糕一样的味道。
而马萨林总是带着丝调笑,向他摇了摇头,告诉他长大了以后才能喝。
路易斯总觉得自己比马萨林小太多,不过现实就应该如此,马萨林作为他的教父,本就如同他的父亲一样带他长大,尤其是自从八岁后,他就完全和马萨林一起生活,离开了并不疼爱他的母亲,路易斯反而觉得轻松。
他至今都要感谢马萨林将他从奥地利接回了法国,和他一起生活是路易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他伸出手,马萨林立马放下了酒杯把他抱到他怀里,马萨林的身躯纤长有力,一米九的身高衬托着路易斯显得更小了。
他有时候会着急自己为什么还不长大,随着年龄的改变,他渐渐的不像小时候那样幼稚无知,路易斯其实成熟的很早,早在四岁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就被灌输了很多责任的思想,可是真正的人情冷落是在他和母亲单独生活了几年后才有所长进,尤其是母亲嫁回了奥地利之后,那段时间不被受继父喜欢的他天天盼着有个人将他带回原来的地方。
原先他们家花园里有个白色的秋千,春天会爬满藤花,好看极了,奥地利这也有许多花花草草,可都不属于他。
后来一直在法国代理管理波旁公司的马萨林以要培养路易斯作为公司继承人的理由将他接回法国。
从见到路易斯的第一面,路易斯立马扑到教父怀里起,一直到法国马萨林新买的别墅里,马萨林都没有把路易斯放下过,一直把他抱在怀里。
他就这样在马萨林的臂弯中长大,他想他的教父就是他的一切,他教会他如何管理一个家族企业,如何应对紧急情况,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去爱。
这个男人占据了他的生命,乃至全部。
路易斯觉得马萨林就是他的世界。
这种感情在小时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不可分离的依赖和归属感,长大之后逐渐变了滋味,那种依赖感好像变得越来越强,他对马萨林的占有欲也越来越强。
他马上就到十四了,已经算是小大人了,跟八岁的他已经不一样了,可是却越来越黏马萨林,越来越喜欢不那么明显的向马萨林撒娇。这时候路易斯有希望自己不那么快长大了,至少不长大就不会明白清楚一些事情,少懂点事理。
比如马萨林对他这么好,一直留在法国兢兢业业的打理公司,都是因为他那风华尚在的母亲。
他时常能撞见马萨林跟他母亲打电话,用的是对其他人都不同的温柔,甚至有时候带着一丝恳求的话语。
而每当当他与母亲通电话的时候看见路易斯,总是摆摆手,让他先出去。

他觉得那时候自己就跟喝了私人医生给他特定的调理身体的药一样难受,那药他每周都得喝上一次,马萨林总是说他现在的身体发育有问题,于是即使他再讨厌那味道他也会很乖很乖的喝下。

他总是很听马萨林的话。


路易斯怕黑,晚上一个人总是睡不着觉,仿佛一闭眼四岁时的噩梦又会回来一样。可他又习惯不了在亮着的情况下入睡,于是他总是到马萨林的床上去睡。
后来渐渐的当他醒来后,睁开眼是自己的房间,但马萨林从来不会拒绝他害怕的时候爬到他的床上。
事实上,很多习惯随着他的长大再逐渐改变。
以前入睡的晚安吻变成了亲在额头上*,睡觉的时候马萨林也不会紧紧的搂着他了,诸如此类的,路易斯一开始很不习惯,他甚至害怕的怀疑是不是马萨林不爱他了,可到了后来再心不甘也只能接受。
他向来是不敢忤逆马萨林的。


“困了吗?”马萨林拍了拍路易斯的手,“路易,困了就去睡觉。”
他点点头,揉了揉眼睛,从马萨林的怀里坐起,站了起来,跟上闻言过来的女仆走向他的卧室,马上要走出音乐厅的时候,路易斯又突然回过头。
“晚安,Daddy。”

马萨林沉默了一会,低沉的声音透过轻柔的音乐传来:“晚安,我的小路易。”










下章开车。

评论(11)
热度(25)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