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龙獒无差 一辈子

一辈子




张继科侧卧在床上,额头上都是冷汗,腰椎的那根针让他像是钉在砧板上的鱼,疼的发抖却不能动,冰冷的液体往内部注入,然后是轻微的电击,紧接着他的右腿就控制不住的一跳一跳,比失禁还要难受。
再忍忍吧,他告诉自己,忍过很多次,也不差这次,习惯就好。
习惯疼痛。


张继科早就习惯了与疼痛为伍,甩不掉的东西也只能接受它的陪伴。可是内心的恐惧却是实在压抑不住的,这种恐惧从他开始打乒乓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他依旧没法平静下来,对胜利的渴望有多少,内心的恐惧就有多少倍。
他不是不害怕,他有时候因为疼痛失眠的晚上,常常睁着眼睛,呆望着空白的一点,反反复复的思考着未来。他还能坚持几年,他还能打多少场比赛,他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最后又能不能光荣退役。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退役后会怎样,腰伤复发会对他以后的日子造成什么影响。
他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张继科知道自己有些自欺欺人,但他就是懒的去想,眼下他想的只有下一场比赛还有如何在打完封闭后继续训练。
可是马龙不那么想。


张继科咬着牙,感受带到身后的医生把扎在腰椎之间的针抽出去,他还得躺在床上保持这个姿势一会才能起来,起来后还要留下观察一会,等个十来分钟,等药效过去做几个指定动作,看一下情况。然后还要在医院躺一宿。
也不知道马龙在外面等的急不急,能不能现在把他放进来。不过好像隔壁就是手术室,为了消毒的效果应该是不可能的。
真是苦了他在外面干巴巴的站着。


马龙这次又跟他吵了一架,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来的,结果下了楼发现对方已经坐在车里等着他了。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继科。”他看着他有些憔悴的脸,转过头去系安全带,没有说话。
他们俩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件事情吵架了,但这次马龙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再去打封闭,甚至把门反锁了也不愿意让他出去,他气得红着眼直接去撞门。

哐哐哐的,全狠狠的砸在了马龙的心上。

到最后退一步的心软的总是马龙,他说继科啊,继科啊,你别撞了,你别撞了。
张继科连头都没回。

他怕看见他流泪,他也怕他看见自己的泪水。

他知道多打一针封闭,身体要报销的是多少年。人一生能打多少次封闭他记不清了,反正马龙记得一清二楚,他只知道自己剩下的机会不多了,里约奥运会下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撑不到东京了,他想过现在他也没什么想要得不到的了,那些荣誉对于他也算不上什么,可是他就是不想退役,即使医生对他做出了那么多次警告,可是他就是放不下现在这种生活,他想至少还要继续下去几年吧,东京再看,但他至少还要继续下去,再打下去,再得个冠军,咆哮几次。
可是马龙就是不愿意让他再打封闭了,从第几次封闭来着,马龙的脸色就开始变的不那么轻松了,跟他去医院也不像是以前那样只是去打一针回来就可以继续一起训练那样愉快了,张继科知道马龙一直想得很多,不像自己,马龙总是要考虑这些考虑那些,把未来一直到老的生活都盘算好。
他也许就不应该跟他说,可是不跟家里人说,再不告诉马龙,他心里没底。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
像是狂风暴雨。
张继科本来是躺在床上的,吵得越来越凶,他甚至扶着腰站了起来,后来直接手舞足蹈的冲着马龙大吼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马龙说什么都不愿意让他去。
“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打封闭,我就训不了练,我就上不了比赛!”他不耐烦的吼了回去。
马龙立马闭上了嘴。
“你难道想让我退役吗?!”
“不是啊……我不,不是这样想的,继科……”张继科看见男人的脸色黯淡了些,又有些着急的向他解释着。
“那你想怎样啊!我不打封闭就一直拖着吗?!我又不可能现在做手术!!”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打了这针封闭,以后呢?!你想没想过对你的身体会造成什么后果?!”
“可我妈逼必须打啊!不打不行啊!我还要比赛啊!”心中那种烦躁和不爽全都爆发了出来,让他把一旁的桌子上的东西都劈哩咣啷的洒落一地。
马龙低着头看着那些扫下地的杂物沉默了一会,红着眼框看向他说。
“可是我想要的是跟你过一辈子啊,继科。”
你有没有思考过以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张继科说不出话来了。

但他还是选择去打了封闭。



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腿还有点软,还得靠人搀着,医护人员按了下按钮,厚重的手术室大门一下子就打开了,马龙眼光飘忽的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见他出来还晃了下神,可立马又光速的把轮椅推过来然后扶着他坐下。
张继科的腿还有点颤,腰那倒是麻的没什么感觉,而下身也有些不受控制了,尤其是右腿抬不起来。“等麻药劲过了就好,一会就好了,继科。”马龙俯下身子紧紧抱着他。
张继科面无表情,只是手紧紧的抓着马龙背后那块衣服。
他还记得以前马龙第一次陪他去打封闭,看着他难得一脸蔫蔫的被人搀着出来的样子,着急的不知道什么样,然后他一只腿抬不起来,急的差点哭出来,忙赶着拉着医生问这是怎么了,医生回答的也是这句话,等麻药劲过了就好,然后马龙就一直盯着他,隔几分钟就让他抬一下腿,问他还软不软了,十几次一直到他麻药劲过了,腿能动了,但封闭针带来的影响要好几天,然后这几天里马龙都很紧张,等麻药过了后的疼痛劲再过他就可以训练了,总是等不过医嘱休息时间的他,总是让马龙神经很紧张。
就像他现在这样,小心翼翼推着轮椅,一边还不停的问着现在感觉怎么样,打针的时候怎么样,肚子饿不饿,觉得困不困,就这么一直唠叨到了病房,然后又极其注意的把他抱上床,又火速的把他身体调到最舒服的一个状态,就好像他不是打了封闭针,而是刚做完一个大手术一样。深怕哪里弄错了,张继科就恢复不好了。

张继科又觉得真是苦了他了。

“我饿了。”他扯了扯给他盖被子的马龙,“不想吃饭,想喝粥。”
马龙挠了挠头思考了下,觉得可能现在这点麻烦别人去买粥不太好,自己又放心不下继科,虽然有护士什么的,带了饭装在保温桶里就怕他饿,可哪里想得到他想喝粥。
想来想去,也怕他饿着,正打算掏手机看看这点还有没有外卖卖粥的,结果…
“算了,骗你的,我还是喝鸡汤吧。”
马龙赶紧把保温桶拿出来,一边问他:“鸡汤煲饭?”
“嗯,不要鸡肉,要香菇。”
“好嘞。”马龙把香菇挑出来,“明天一大早我就让大蟒买粥过来。”
“嘿嘿,六点就让他起来买粥。”张继科同意道。



后来他又撑了几年,拿了不止一个冠军,又随性的撕了一次衣服,兴许是每次马龙半夜都会趴在他的腰上祈祷。又或许是两人订了退役之后打算去西班牙玩一圈,继科也可以顺便拜访拜访他那还没退役的偶像。
更多的是因为张继科答应了马龙不那么不把身体当一回事。
他学会了在赛场上怎样保护自己的腰。

也保护保护他们的未来。







后来
退役后的张继科果然还是伤痛复发的严重,几经瘫痪的危险,马龙倒是镇定的住,或许是因为早几年他就有了各种的计划和打算,他确定了目前世界上做腰部骨裂手术最好的医院,正好就是在西班牙,张继科可是知道马龙打得都是什么算盘。
打包去西班牙的前一天晚上,张继科问他是不是这些计划早八辈子都确定好了,马龙说,这可不是骗他,只是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不得不把这些事情都做好准备,他接受了张继科那些不要命的拼搏,那他也之好接受现实,他所能做的就是计算好未来。
张继科撇了撇嘴,说你就是想太多。


手术做得很成功,但恢复比较漫长,一切还要慢慢来,麻药过后他醒的瞬间真以为自己是活活疼醒的,脑子晕乎乎的直想吐,一会又被推进icu观察,迷迷糊糊的看见玻璃外面马龙那张哭得难看死了的脸,等他真清醒过来后马龙已经坐到床边上了,眼睛还是肿的,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事了,以后也会没事的。

马龙问他:“疼不疼。”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从实招了。
“疼得要死。”
马龙把耳机掏出来说:“本来想要是疼的忍不住就唱歌给你听,后来想想,你现在身体不适宜动,我怕你笑,还是给你正儿八经听歌吧。”
张继科觉得马龙有时候想太多也挺好的,这次明显抉择正确啊。


兴许是退役让他们没那么紧赶进度,张继科每天认真训练但也不那么凶狠到拼命,谨遵医嘱。马龙有时候还想怂恿他陪他打个乒乓,说西班牙的选手都太没劲了,被张继科谢绝,说他有本事去跟他们踢足球。



再后来回中国的时候,马龙带回来一个健康的继科,然而再加上本马德里登记的结婚证和他们以后的生活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反正未来才刚刚开始,他们的新生活也才刚刚开始呢。




end







其实臣妾确实是从这届里约才开始熟悉张继科和马龙的,四年前萌了孙杨,里约奥运被虐成了狗,本来想獒龙这对好特么甜,可是想想继科,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平时也只混欧美圈(还特么全是冷cp),但我和科科一样深爱着票哥。
怎么说呢,我确实可能还没特别了解他,了解他们,看了不少视频,采访,节目和报道,对角色把握可能还是会ooc,但之所以想写这个,是因为我真的特别懂张继科,也特别担心和心疼,因为我也是腰不好,打过封闭。
科科先天性腰骶骨裂,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腰椎间盘突出,并且也是一定程度上先天性的缘故,毕竟才十七岁,然后我现在不能剧烈活动,不能弯腰,不能坐久了。
更不要说天天地狱训练的张继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打封闭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而且确实对身体是有害的,我髋关节做手术,后面又有后遗,打了封闭,然后该疼还是疼,腰椎间盘突出不敢做手术,也只好打封闭,那感觉真的比钉在砧板上的鱼还难受,就是疼,医生却要告诉你不准动,那根针直直扎进你腰椎之间,你清晰的感觉得到被钉住了一样,还要抑制住自己不要发抖,然后忍着液体注射,和轻微电击,就跟那个青蛙腿跳一个道理,我只是按我的经验来写,也不知道准不准确,我想继科要比我勇敢的多,但这件事情上并不是说你越到最后越淡定,更相反你会越绝望,你会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所以我真的心痛继科,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他要坚持下去,我以前也跑过田径,小学的时候还拿过学区200,400的双冠王,可是到现在却都像个笑话一样,这种落差真的很大,每次看见同学比赛,我就想我以前经常和哥们一起踢足球打篮球的日子,我也真的很想上场比赛,可是我不能。你想像一下像继科这样的世界数一数二的运动员,从小训练,他怎么会愿意放弃现在这种生活,当他的那些哥们还在拼搏着,哪怕再大的代价他也要坚持下去。
腰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的生活,我不知道继科是什么状态,如果骨裂不影响神经还好,影响神经是会腿麻的,坐比站还难受,只能躺着,大家来说他没睡醒,腰疼真的很影响睡眠,因为只有平躺和趴着才能让腰舒服,然而保持这两个姿势入睡真的好难啊,更不要提腰疼的时候了,彻夜彻夜的失眠都有可能。
所以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有GN觉得我传播负能量的话,我也接受删文,只是真的了解继科后,太心疼他,又很担心,不过说实话,运动员都不容易。
希望现实中继科有人懂得照顾他的未来吧,也希望他们都好好的,胜利和未来都要。
乱七八糟说了一堆,真是叨扰大家了,但说出来总是舒服了些,真的希望那些网上的键盘侠明白运动员的不易。

评论(26)
热度(341)
  1. 抖抖抖抖ria4alec 转载了此文字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