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太阳王番外 《唯一尝过那朵花苞的人》 马萨琳X路易十四

ABO的番外关于马萨琳

《唯一尝过那朵花苞的人》


可以说是abo的番外,也可以是单独列出的一篇文章,看大家自己的喜好吧。最近也看到了这个圈子里的许许多多,不想为十四多言几句,我只希望高处不胜寒的他能有过一个完全接纳他的臂膀,一个曾经愿意把他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人,只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他终究不能守护他一辈子。
我看的史料不多,有考据的史实更少,就单纯的凭着印象发挥吧,不喜点叉,我私心写着历史同人,但大家完全按照瞎yy来看就好了。






路易从未相信过别人,他从未完全依赖过他人。身为国王,他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惟独掌握不了的是他自己人生的权力。

他还记得母亲对他的教诲,那么严苛,她对他很好,但惟独在国家大事面前,他不被允许有软弱的权力。他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

命运怎么会给他开了这么大的玩笑呢?他从小被教育成为一个王者,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规范好了,不能出差错,在他甚至还没有懂事开始。他心底有没有对王者的理所应当,大约是有的,但不代表他没有那些规范之外的东西。母亲从小给他灌输着各种治国为君的思想手段,她是那么的看重他,像是把最高尚的荣耀都赐予了他,却也将最重的担子压在他的身上。

他小时候是爱哭的,就像他那软弱的父亲,但这个迹象出现没多久就被遏止住了。他不记得当初他的母亲用了什么办法让他失去了这个能力,但这些东西就像是许许多多其他对比国家和王权来讲无关紧要的个人之事在他心中变成了永远的空白。

他不拥有他自己,他属于这个国家。他很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他的那些软弱被剔除变成了空白让他痛苦不已,但是他的痛苦又突破不了母亲和其他人帮他建造的坚硬的外壳,只能在内心翻涌煮沸,冷静下去,再煮沸,再冷静,反反复复,而他的外表却波澜不惊。

他该习惯的,可是那个人却悄悄的帮他开了一道缝隙让他可以把那些汹涌的悲伤流出来,虽然缓缓的,细细的,但总算是让他原先高压的内心好受了许多。

可路易十四啊路易十四,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把那刻煎熬的心交给了马萨琳帮你保管,帮你慰平伤痛,你亲手把刺缩了回去,让他得到了观赏深藏其中的花苞的权力。

你就是忘不掉,年少的时候,在所有人都禁止你吃甜食的时候,是马萨琳把你抱在膝上任你品尝他的马卡龙;在你因为暴民做着噩梦却不敢告诉他人的时候,是他偷偷点着烛台走到你的床头查看你的情况抹去你眼角的泪珠;在无数的课业之中无数的礼节之下,是他记得那厚大的王袍下还是你稚嫩的身躯。

你不知道你是个omega,直到十三岁的那一天晚上,这个一直像是导师像是父亲引导着你的年长alpha向你展示了与你根本不同的力量。

那一晚你还没有成熟,加上从小服药对天性的摧残,那股原始的冲动像是隔了一层厚壁从你身体内部冲击着,一切都是懵懂的,然而你却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这感觉太过奇怪太过糟糕,就像有人含住了一个花苞,从外部蹂躏着舔舐着,想要把它打开让他绽放成玫瑰,但只不过是在那娇弱的花瓣上碾下深色的印迹。
那些褪不去的痕迹在往后的近十年还依旧断断续续的发生着。

你不知道马萨琳到底知不知道你是omega,但这似乎并不重要,比起其他的一切,毕竟他是那个唯一尝到过花苞滋味的人。
花苞能不能开成玫瑰并不重要。

你一直没有完全成熟,好像就一直停留在了这个阶段,后来你喝的药更猛了些,于是你成了一个alpha。

安娜死后不到一年,御医告诉你因为药物,大概你这辈子都不会转化成omega了。

你愣了愣。

你都快忘了你自己是个omega了。
他死去已经那么久了,你早就没有任何身为omega的感觉了,或许你从未有过,或许你几近拥有。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没有人再会真正的守护着你,站在你的背后,或是站在你的身前,你只剩下你自己,你慢慢成了真正的国王,不像你的父亲,你掌握了真正的实权。

你的心是一座空城。

毕竟你曾经早把那刻缺了很多的心交给了他帮你填上,但是他却悄悄的把它偷走了,随着他的死亡一了百了的带走了。


再没有人爱过你,想要保护你,免受伤害。


如今的你只剩下干枯的花苞,和满身的伤痕,还有把这些都掩埋住了的刺。




————————

哦对了其实,4.12是我生日,这篇就算生贺吧,回馈大家的爱

评论(7)
热度(16)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