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Now and forever you are my KING!

接文大发好我爱十四的小脚

腿毛两米八:

设定这个时候的小国王是十三岁,至于为什么是十三岁,你们懂得嘿嘿嘿。接文下一位@杭椒牛柳,看好你的罗昂十四哦嘿嘿嘿。


深夜,粘稠的夜色被冲天的火光稀释,外出觅食的猫头鹰被喧闹的人群惊起。小路易躲在窗户后面死盯着王宫的大门。门卫被冲散,宫门被砸开,眼睛充血的暴民高举着火把提着刀剑,木棍,随便什么可以用来做凶器的东西涌进了王宫。小路易抓紧了手里的匕首,紧贴着绘满华丽图案的墙面,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叫骂声一点点逼近。


门被撞开,那群暴民如野兽般冲了进来,“国王在这!”路易听到有人喊,他们抓住他,捏住他的手腕,撕扯他的头发,他们向他吐口水,棍棒从四面八方落到他瘦弱的身躯上,他咬着牙才没有喊出来,手里紧紧地握着匕首,黑夜向他涌来。


路易挣扎着醒来,冷汗濡湿了他的睡衣,他惊恐的睁大眼睛,下意识的抓紧了枕头下的匕首。这是他这个月以来第四次做这个噩梦了。


国王寝宫的门被推开,烛火的微光滑进来,男低音响起来,却不是邦当,“陛下,您还好吗?”


路易有些发愣,“马萨林主教,怎么是您?”


马萨林缓步走进来,把烛台放到桌上,这才转过身来。“太后说您最近睡眠不好,我不放心,就来看看。”他很自然的侧身坐到了路易的床上,“您是做噩梦了么?”


路易皱皱眉头,他实在不想跟别人讨论这个,尤其是马萨林,但沉默只能代表了默认。


马萨林笑了笑,烛光把他开始发白的胡子映上一层暖色,“我送您的匕首还在么?”


路易不情愿的把匕首从枕头下面拿出来。那是把很漂亮的匕首,镀金的表层上纹满了漂亮的图腾,匕首的正中央镶刻着一个太阳。


马萨林抚摸着那把匕首,手指沿着太阳的纹路一点点抚过去,“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您遇到了什么,您只要记住,您是法兰西的国王,是永不熄灭的太阳,哪怕黑夜将至,但太阳永远不会被黑夜吞噬,太阳是永恒的,而您,我的陛下,您将会是法兰西帝国史上最伟大的国王。”


路易低着头,握紧了拳头,沉默着,突然,他抬起头,眼眶泛红,哽咽道“他们,他们冲进来,好多人,好多火把,到处都是人,他们抓住我,他们他们打我,他们说我不配做国王,他们……他们……”小国王说不下去了,马萨林一把把小国王搂怀里,轻轻地抚着他的背,任凭国王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衫,“嘘嘘嘘,现在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我在这,我在这。”


小路易靠在马萨林的怀里,渐渐地止住了眼泪,却因为害羞迟迟不肯抬起头来。“我的陛下,您再不把头抬起来就要闷死了。”


小路易听到一把把马萨林推开,红着脸就扎到被子里去了,任凭主教大人怎么劝都不肯把脸露出来。“国王是不可以流泪的。”他瓮声瓮气的说。“不,我的陛下,国王从来不会流泪。”马萨林面无表情的把被子掀开,“您什么时候见过太阳会流泪呢?”


“可太阳也会被乌云遮住啊。”小国王不服气的喊。


“可乌云终归遮不住太阳,您见过哪朵乌云能永远遮住太阳的呢?”马萨林伸手摸摸小国王的金褐色的头发,“胆敢遮蔽太阳的乌云最后不都是败在了太阳的脚下,太阳是永恒的,我的陛下。现在,您总该能安心休息了吧。”


小国王故作镇定的点点头,把手伸出去,“你可以退下了,主教大人。”


马萨林却把被子掀开一个角,捧出小国王嫩白的小脚,单膝跪地伏身轻吻,“晚安,我的国王,我的太阳,还有,谁都不要相信。”


 

评论
热度(13)
  1. ria4alec腿毛毛 转载了此文字
    接文大发好我爱十四的小脚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