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Le Roi Soleil 太阳王 第三章 A!Philip/O!Louis

这章有些关于罗昂的事情……




第三章


Est-ce l'amour moins pardonnable que la haine?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他奔跑在花园之中,年轻的脸庞如同盛开的玫瑰花般带着稚嫩而诱惑的颜色。年幼的国王趁着他的侍卫还要教导者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从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溜了出来,殊不知对于他这样向往自由的金丝雀,那既是一座牢笼却也是保护他的唯一安全地带。
十几岁的少年在觉醒性状之前已经显露出了些许的迹象,他那白嫩而纤细的仿佛不经一握的脚踝在宽大的睡袍下时隐时现,年幼的国王兴奋的在光滑的大理石小路上奔跑着,路旁修建整齐的玫瑰丛遮挡住了一半他的身影,而玫瑰的香气却充斥着空气。
年幼的国王并不知道自己的踪迹在他人的眼里有多么明显,更不知道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贵族大臣们不敬的话语。那些看到了稚嫩的法国玫瑰花苞的人们期待着绝美的绽放,却又因为现实而隐藏着自己的想法,毕竟国王是国王,再年轻,他也掌握着黄金的权杖闪耀着太阳的光辉,即使他再若玫瑰花般娇嫩,他的光芒也会闪瞎无知人的眼睛。
还没有真正觉醒成omega的少年好向往着许许多多不切实际的梦,作为一个帝王年幼的他却还向往着自由,而这时候的他还太稚嫩,即使幼年的可怕经历却并未磨平他对浪漫的憧憬,这时候他还并未接触到命运真正的残酷,年轻的路易十四还只是一个因为过早承担责任却又被母亲与负责任的马萨林主教保护的孩子,他已经明白并接受了王位给他带来的残酷,却并没有明白他一出生就注定的另一个命运的残酷。
相反, 骨子里的浪漫让他不由自主的在这林荫小道中跳起不知名的舞来,他自然而然的踮起脚尖,旋转,旋转,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转身他却撞上了一个人。
路易有些慌张的停下脚步,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他重心不稳的身体。
“罗昂!”
眼前的少年一脸豪爽的笑容让路易也不由得笑道,撞见自小一起的好友让国王心情愉快了些许,对方不像自己,早早的就显露出了alpha的迹象,强壮的体格,矫健的四肢。
“陛下怎么跑到外花园来了?”罗昂毫不顾忌的搂上矮了他半个头的路易十四,两人一起向前方走去,“不会是又趁着邦同不注意溜了出来吧!”
“哈哈,别说啦,估计一会儿就要找过来了。”年轻的国王并不太在意君臣之间刻板的礼仪,罗昂从小与他一起长大,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两人的相处也可谓是亲密,路易十四十分信任罗昂。
罗昂作为国王的好友,自然也是十分厉害,早年就开始练习骑马使用火枪,毕竟对于他这样的贵族必然是要上翻战场的。
路易十四的话音刚落,年长国王几岁的少年眼尖的看见了临近过来寻找国王的侍卫们,一把拉起路易十四的手先前跑去,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与冒犯之意。毕竟这两人还只是爱玩爱闹的孩子。
罗昂那一头金发偶然被树叶间隙洒下的阳光照耀到散发出光晕,路易看着眼前人的后脑勺,脚下好似要生风一样,被他拽着往前跑,他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
那是第一次他意识到自己与他们的差距,好像自己是所有人中最为娇小的那一个,连小自己两岁的弟弟也长的和自己一样高了。罗昂虽比自己年长,却也早早的显露出alpha应该有的样子,而自己却还像是没发育一样。但国王安慰着自己,只是时间问题,却并不知道跟他弟弟一样,拥有皇室血统的他们从一出生开始就早早的被检测了性状,他母后担忧的眼神和红衣主教一直兢兢业业还都是因为什么,他弟弟从小就被穿上了裙子又是为了什么,更不用说他从小就习惯了餐后喝不出药味的药物。
玫瑰花绽放的那一刻持久会来到,即使玫瑰花并不知道他是一株玫瑰,还在为自己锋利的刺而洋洋得意。


路易梦醒的那一刻是恍惚的,他梦见了一条林荫小道,梦里有一片金色的阳光还有玫瑰花的香气,他仿佛还记得那大理石冰凉的触感,旋转时风拂过脸庞的柔和。
那都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心里塞满了不干不净的棉絮一样难受的国王终究还是回到了现实之中。
如今那个金发的男人也早已不在他身旁,年少可笑的无知也早已不存在了,可他现在还留下了什么。
他最爱的弟弟,他最亲的亲人,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比那些所有背叛他的人都要让他伤心。

路易十四曾想过为什么他那么信任的好友会背叛他,只可惜当时审讯的人并不是他而是菲利普,等他终于沉下气从愤怒中清醒准备去审问他的时候,罗昂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而如今却是他的弟弟将权力从他的手里夺走。

菲利普公爵站在桌子后面看着上面摆满的图纸和大臣们讨论着与荷兰的战争,他看了看怀表,挥了挥手让大家散了。法比安却没有走,侍卫长冷峻的面孔如刀刻般让他十分的不舒服,菲利普转过身想走。

“殿下…”
他还是停住了脚步,咬了咬牙,不太耐烦的转过身,而先说话的男人似乎也在犹豫该如何开口。
“您不能就这样把国王陛下囚禁在房间里。”
“法比安,你是怎么说话的?”公爵冷笑道,为面前男人的直言而感到可笑,“我没有囚禁他,皇兄他怀孕了,必须好好的注意身体。你难道还想像邦同一样指责我的大逆不道吗?”
想到了邦同的遭遇,法比安眼神黯了黯,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作出对国家有什么伤害的事情,相反国家正在昌盛的运行着,而他也是在保护着路易十四的王位,毕竟字面意义上他依旧是菲利普公爵,皇上的弟弟。
这是路易十四omega身份暴露后最好的办法了,虽然法比安对那个发生了巨变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很清楚,但他大概能感觉到这背后真相的可怕。
陛下怎么一夜就成了他弟弟的omega?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就先退下吧。”
“等等,殿下请听我一言。”法比安直视对方的眼睛说道,“您终究还是要让他接触外面的世界,毕竟他是法兰西的太阳王。”

公爵没有说话转身走了,法比安看了眼对方的身影摇了摇头。如果有路易十四的亲口命令,他早就把对方拿下,只可惜他是国王的亲弟弟,国王最爱的弟弟。








看了前几天大家的回复,那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便是涨奶梗了,毕竟没人反对。

评论(9)
热度(34)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