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海锤/基锤】 Long Live The Queen

这一章基妹的心理独白比较多,还是一样的文艺惹,mmp我一定要赶紧搞出粗暴的纯车,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垃圾毁三观,ooc,不喜点叉

关键词:mpreg,涨乳,王座play,红披风play,芬里尔play,冰霜巨人play

 

王后万岁 

 

他就像是太阳,就像是灯塔,是这混沌世界中唯一的光芒。

吸引着他们这些肮脏的恶魔想要去占据他。

 

 

他的头发长长了,甚至比以前还要长,海拉用金线给他编了起来。

阿斯嘉德如今比旧日奥丁统治时期还要辉煌许多,大约是海拉的武力和洛基的头脑让他们的国家在整个宇宙所向披靡。

他至始至终还是无法相信为什么弟弟会归顺于海拉,会甘心俯首称臣。

还有海拉,那些模糊的记忆穿插在他的脑海里,让他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洛基的幻术。

 

他一直被当作国王培养长大,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跟他说他将来会继承奥丁的位置,即使他心里对王座没有洛基那么深的执念,这依旧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到头来,他却成了阿斯嘉德的王后。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索尔摸摸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往日分明的腹肌就像过去的日子消失无影,他还是有些恍惚,洛基有好几次会调笑到说他是孕期变得更傻了。可索尔还是忍不住去想,那些以前的日子真的回不来了吗。

他所有的朋友都死了,他现在剩下的只有洛基,和海拉。

还有他们的女儿。

 

他们的女儿出生在冬季,那时候海拉还忙着征服宇宙,洛基在身边陪着他,那时候的索尔还没彻底放弃挣扎,他的脚腕上还被拷着挂满金铃铛的脚链子,它们发出的声音能让海拉无论在宇宙哪里都能听见,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而他除非把自己的脚砍断才有可能打破这个牢笼。

在他们的头女出生之后,索尔渐渐放弃了,也许是为了孩子,又或许是漫长的岁月模糊了他的斗志,alpha和omega之间的链接终究是紧紧的把他束缚住了。

海拉很高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还是个alpha,她看向他们女儿的目光就像是已经看见了未来的继承人,即便这个孩子还只是刚刚会走路。

斯露德继承了她母亲的一头金发,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她真正的父亲是谁。

或者他们只是单纯的不想告诉他。

索尔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洛基和海拉两个人能够和平相处,按理说两个Alpha 是不可能容忍和对方同时拥有一个Omega的,更不要说这两个人的脾性,他深知洛基的独占欲有多么的恐怖,而他的姐姐并不像是愿意分享的人。可他们却共同标记了他,就像他们共同统治阿斯嘉德一样。

而他们在床上共同统治他。

 

洛基很聪明,他知道海拉清楚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要统治整个宇宙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她适合征战,他适合国策,但能够让他们和平相处的原因唯一只有索尔,他们共同的王后,索尔是他甘愿俯首城称臣的唯一原因。

他们的omega,他们的王后,是这个世界统一的原因,该死的奥丁,到死都算计到了这一天,他们的阿斯嘉德永不会陨落,只要索尔还在,维系这一切的王后还在,阿斯嘉德就会继续它的辉煌。想到底,还是奥丁赢了,他深知索尔的omega身份,也深知洛基和海拉对他们兄弟根深蒂固的爱。

他就像是太阳,就像是灯塔,是这混沌世界中唯一的光芒。

吸引着他们这些肮脏的恶魔想要去占据他。

 

而他是这九界的王后。

 

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便是将索尔放在原本属于奥丁现在属于他们的王座上,


大写的车车车车车


如今索尔已经怀了第二个子嗣,阿斯嘉德恢复了往日欣欣向荣的样子,新神们聚集在宫殿里,海拉坐在王座上,索尔在她的身旁,而洛基站在他们的身侧。

洛基看着索尔的侧脸,安静的,甚至带了一丝柔和,他想起很多年前还在萨卡的那栋电梯里,他和哥哥正策划着如何偷取天尊的飞行器然后回阿斯嘉德赴死,他的哥哥坦然的跟他说出也许他们应该分开再不相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侧脸,安静的不再如往日般愤怒,那时候他只道他已经快失去他了,这就是为什么洛基决定向海拉叛变。

如果他永远都无法得到索尔,那么用这种下流的手段他也不介意,但他永远都不可能做到和索尔分开再不相见。

 

索尔注定是他们的,命运女神的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的那一天,便已经这样撰写了。

 

 

END

 

 

我保证我会开一个双。龙的车

真的

就是最近忙期末考很烦

爱你们


bonus:

附一个母仪天下的笑容

(应该是看向女儿斯鲁德的时候的笑容



评论(23)
热度(320)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