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代授翻 K/M Mind Game (内含rap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3584

请务必看完前篇来看这篇,简而言之前情是医生遇见了闯入医疗湾的Jim,(有些自大的认为)这个男孩需要帮助,作为进取号的CMO半强迫的让眼前这个男孩以一个口活支付了治疗,并告诉Jim作为他的“朋友”会有不少好处,让他上进取号之后先来医疗湾报道。Jim后来确实来医疗湾报道了,只不过Mccoy没有想到的是,Jim是他的舰长。

总之就是一个被吓破胆的医生,和报复回来的黑舰长


前篇已经有翻译了我就不翻了,前篇翻译


Mind Games

blue_jack

Summary:

Jim喜欢玩游戏。

Work Text:

“Leonard Horatio McCoy. 你的学历相当不错,医生。”

“谢谢你, 舰长,” Leonard 说道, 在舰长的办公桌前立正站着,目视前方.

“Jim,医生. 我难道不早就告诉过你叫我教名吗?”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温和,但他知道Mccoy明白这背后的意义.

当然的,他看见Mccoy抿住了嘴,但男人只是说道: “我很抱歉, Jim.”

“是吗?”他站了起来,微妙的微笑跃然在他的嘴上当他移动到这位好医生的身后. 他看着他的肩膀绷紧, 然后放松,然后又因为Mccoy在拼命压抑住想要转过身的冲动再次紧张起来(好不把无遮掩的后背暴露在危险之中),于是他的笑容变得更大了, “你可比上一周变得不一样许多啊,医生。”

如果他的肌肉绷的再紧他的全身都会颤抖起来,“准许我直言……Jim?”

“当然,医生。你可以说任何你想说的话。”伸出手触碰他的念头吸引着他. 如果他把两只手指放在他的脊椎上Mccoy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以为Jim用相位枪抵住了他吗?他会尖叫吗?

“上一周,我——”

“Yes?” Jim问道, 上前更靠近了一步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一厘米. 他好像都能感受到Mccoy身上发出的紧张感,在他俩身体之间的缝隙中刺痛着,“我们现在要谈谈上一周发生的事情吗?”

“你必须知道我——”

“实际上,医生,我并不认为我必须要干什么。.” 他在医生脆弱的脖颈上呼吸, “我们们并不在医疗湾现在,而我现在的心情很想要玩个游戏。”

Jim很高兴Mccoy终于改变了身体姿态以面对他.Mccoy看上去吓坏了. 当然了, 离上次在医疗湾里Mccoy终于知道Jim是谁过了两天, 整整两天瞎想着Jim会怎么惩罚他, Jim会有多么的生气, Jim会怎样把他的血涂满整个身体.

“为什么你要—” 他在颤抖,眼神里充满着恐惧与不解. “如果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让你——你知道——”

“什么? 真相吗?可我没有说谎啊, Leonard.” 他享受说他的名字, 享受着舌尖翻滚着说出他的教名好像说出他的教名可以遮掩住这之下匍匐的危险. “我是一名学员。我有我的任务。我曾经失败过。一次。我也胜利了。还有什么需要坦白更多的吗?”

“还有什么更多需要坦白的?” Jim不由得笑了起来当他看见Mccoy那张怀疑的脸上挂满的震惊. Mccoy富有表情的脸对他充满着诱惑. “ ‘一周之内我就会成为你的舰长’ 或者 ‘我刚刚干翻了七个保卫?’怎么样? 或者只是告诉我如果我碰了你,你可以——”

“真的? 你更喜欢这样?就像这种台词, 别碰我, Dr. McCoy, 否则我会掰断你所有的手指,一个接一个,一个关节一个关节的掰断?” Jim 挑起一根眉毛当他看见Mccoy退缩了. “那是我应该说的?” 他抓住Mccoy的手腕, 抬起Mccoy紧握的拳头看着男人在两个相反的冲动之间挣扎: 让舰长做他想做的, 或者废掉他宝贵而珍贵的手挣脱.

Jim轻轻的摩擦着Mccoy两只手的指节, 无视掉了Mccoy无意识的反抗带来对他手臂上的压力. “掰断一只手指并不需要用多大力气. 我想你应该清楚. 而且如果恢复不好的话,你可再也达不到原先那种灵活程度. 如果更糟糕一些,我想你就彻底残废了——”

Mccoy急速的推开, 在他跌跌撞撞的后退时撞到了桌子, 手紧紧的抱住自己,手指安全的逃开了.

“不,不,” 他气喘吁吁的说到,神色惶恐, “不要是我的手,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

“你明白了吗?”Jim冷静的说道,静静的站着. “威胁会制造出…人们之间的摩擦. 以及你难道没有说过我们会成为朋友,Leonard?因为这会有…你是怎么说的? 哦对,因为这会有不少好处成为你的朋友.不是吗,Leonard?”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McCoy 喃喃说道.

Jim眨了眨眼睛当他看到没有预料之中的绝望程度 然后他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 “什么鬼,这就让你不行了?我不喜欢已经坏掉的东西, Leonard. 我一般都会直接把他们扔掉.”他从Mccoy身边转身走向餐柜拿出他的酒,倒了两杯威士忌.在他坐到两把椅子其中一个上前把一杯酒砰的放在了咖啡桌上, “坐下, Leonard. 喝一杯。我们来谈谈。”

Mccoy一开始没有动,而Jim也没有催他, 慵懒的坐着随意的喝一口酒等待着. 当Mccoy终于坐到了他的椅子上时, Jim都快喝完了,但是医生很快就赶上来了, 用两大口干掉了一杯威士忌.

“好吧, Leonard.显然的, 慢动作对于你来说太折磨了. 所以让我们走一条快速而脏的路, 对于我来说没有那么的好玩,不过我可以妥协. 我将要操你.我将会把你按在你坐的那张椅子的扶手上, 把我的老二捅进你的屁股里, 而我会一直操你直到我的精液从你腿流下来.”他一直说着即使医生看上去咳嗽的要昏厥过去. “我会一直变着法儿的操你在接下来的日子直到我厌倦了, 也就是说, 你会发现新的玩具,我也是. 我不会折磨你.至少不会因为那个口活. 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什-什-什么?见鬼的不,我他妈没有感觉好点!”

“唔, 你应该.” Jim碰了碰Mccoy的杯子,“我已经很大方了不管怎么说。”他没有对Mccoy脸上重回血色以及相比较缩在墙角他现在在跟Jim争执的事实做任何评论。

 “大方?这怎么大方了?”Mccoy猛地把杯子扔到椅子上,因为椅子上的软垫而减轻了不少力气。他把身体转向Jim,愤怒使他的口音变得明显起来,而Jim不得不抑制住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选了Mccoy从进取号无数舰员的档案之中,研究他的照片——美丽的脸,缺乏大部分星舰舰员都会有的自大,最直白的藐视在他的表情之中——然后他就开始了他去进取号的旅途,谨慎的,率先知道了所有大部分的成员都已经离开上岸了。

女皇给他进取号作为救了她命的礼物,但就像所有在帝国的事情,礼物是个双刃剑。他会成为舰长如果他顺利从学员毕业的话,但是为了毕业,他必须存活下来先。而他的同龄人因为他未来可以得到的一切而嫉妒。最后这几个月可以至少说是不无聊的。而作为一名学员,他不能拥有任何一个安保人员。如果他不是有一团盟友和敌人的敌人,他不可能成功。并不是说死亡曾在任何时候是一个选项。

所以进取号是帝国给他的礼物。但是Mccoy是他给他自己的礼物。

TBC


接下来就都是强x了,肉比较长,等我明天翻完发!


 


评论(2)
热度(10)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