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Unforgettable 冬叉盾叉出轨au 第二章 rape

OOC警告巴基被我写的可以说非常人渣了

Rape警告

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感到对自己的复健绝望

还是爱你们的



002 like we in a marriage

 

很快,意外的,正如朗姆洛半开玩笑所说,他们真的就在下部关于一个冷血杀手的电影里合作了。当然,巴恩斯是男主角。

他从未这么感谢过上天的安排,拍摄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偷看坐在片场另一边看着监视器的朗姆洛,朗姆洛给他讲戏的时候他忍不住盯着他柔软的嘴唇,与他的每一次身体接触都能引来一阵颤栗。整整三个月,拍摄这部影片整整有三个月,这既对巴恩斯是一种恩赐,却也是一种折磨。

与朗姆洛接触越多,了解越深,他在他内心深处阴暗的迷宫就走的越远,更加的走不出来。

他知道朗姆洛其实不怎么爱喝酒,即便他看上去是那种可以一口气干掉一瓶科罗娜的人,正相反他猜朗姆洛不爱喝酒的原因大约是他的酒量不好,有一次大家一起去酒吧放松,朗姆洛不小心多喝了一杯长岛冰茶脸就有可爱的红色浮上他的颧骨,那天晚上在自己的房间里,巴恩斯想象着自己是如何往那张美妙的嘴里灌酒一边抱着已经受不住而软倒的身躯猛烈的抽动,然后she了自己一手。

他知道朗姆洛看上去是会很爱开玩笑的那种人,但事实上也只是停留在玩笑上,男人闲暇时间除了拳击健身以外,就是研究剧本,天晓得朗姆洛带上他那黑框眼镜的时候,巴恩斯是怎么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的。他甚至忍不住恶意的去想,史蒂夫会怎么cao朗姆洛,朗姆洛是否在他丈夫面前彻底放开自己,像个小biao子一样。

更不要说每天一起健身的时候,每次在健身房撞见朗姆洛都是一场恩赐,他爱死了看朗姆洛在脚踏车上运动,那两团饱满的臀肉抖动着,左右上下摆动着,还有每次他大汗淋漓的样子,有几次巴恩斯幸运的看见了被汗水湿透了的衣服下那两点凸起。如果巴恩斯的位置离朗姆洛够近的话,他甚至能听见男人低声的喘息。

这就够了,足够他晚上的所有幻想,达到一个美中不足但又美妙无比的高潮。

可是这又不够,比起与朗姆洛近在咫尺的距离,他感觉他伸手就能触摸到那充满着吸引力的肉体,可是那一毫米的距离却永远都达不到。

朗姆洛是个健谈的人,跟他聊天总是愉快的,毕竟算上史蒂夫他们共同的话题还蛮多的,当然如果他的表演不够好,朗姆洛也会在片场上直接表达出不满,但没有人不会喜欢他。

只是巴恩斯想要的永远不是聊天。

远在德国拍戏的史蒂夫还经常在facetime上跟他们一起聊聊家常,当然巴恩斯总是会知趣的在五分钟后借故离开,把时间留给他们。

但他只是不想看见在史蒂夫面前格外开心的朗姆洛。

毕竟朗姆洛是史蒂夫的biao子,而不是他的。

 

他们休息的一个周末,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正在自己家里补觉的巴恩斯迷迷糊糊的被电话铃声吵醒。

是朗姆洛。

 

巴恩斯着急的开着车向比弗利山庄的另一头驶去,朗姆洛在电话里只是断断续续的说他需要去医院,但是显然史蒂夫在地球另一端的情况下,他只能打电话给他。巴恩斯一方面为朗姆洛的情况着急,一方面又因为他打电话给他而欣喜若狂。

雨刷器不断地工作,但是大雨还是把挡风玻璃糊的看不清路,好不容易到了史蒂夫和朗姆洛的家,巴恩斯急匆匆的下了车,雨伞也来不及打,就向屋里跑去。

门没锁,他着急的呼喊着布洛克,客厅里没人,他一路跑上楼梯,然后进了主卧。

朗姆洛捂着肚子蜷缩在他和史蒂夫的大床上,北欧简式风格的装修深色的地毯滚落着几个酒瓶,他着急的上去查看朗姆洛的情况。

“上帝啊,你还好吗……”

朗姆洛只是脸色苍白的点点头,紧咬着嘴唇显然是忍者巨大的痛苦,有冷汗在他的脸颊上流淌。

巴恩斯没有再废话,也没有多问什么,尽量小心翼翼的抱起朗姆洛,在客厅的沙发上捡起一件外套罩在朗姆洛身上。

医院里医生做完检查,是急性胃炎,挂着点滴的时候,巴恩斯很想问朗姆洛为什么明知胃不好的情况下还要喝酒,但转念一想必定是有什么隐情,或许是跟史蒂夫有关。

而安静的病房里,朗姆洛打破了沉默:“别告诉史蒂夫。”

巴恩斯转过头看向他,仰着头的男人用没挂点滴的手盖着脸,那一刹那,巴恩斯才发现朗姆洛显得有多么的脆弱和苍老。

他也才想起朗姆洛比史蒂夫大了十五岁,而他跟史蒂夫同年。他或许有些明白了,但更多的,他只是想紧紧的抱住眼前的男人,可另一半黑暗的内心却因为朗姆洛的话感到愤怒,像魔鬼一样的嘶嘶道,他只关心史蒂夫,你对于他来说,连备胎都不算,因为他的眼里你只是他丈夫的朋友,导演电影的演员。

可巴恩斯没有说话,只是冲朗姆洛点点头。

等一切弄完后,巴恩斯开着车将显得极度疲惫的朗姆洛回家,黑色的夜幕依旧笼罩在他们的头上,路边的路灯却照的格外的亮,巴恩斯扶着朗姆洛走进去,一路上了楼到卧室里面,将朗姆洛放在床上后,巴恩斯没有离开,转而开始收拾地上的残局。

“谢谢你,詹姆斯。”

巴恩斯低着头看着地毯,朗姆洛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所以他尽量用轻松的话语说道:“你知道你可以像史蒂夫那样叫我巴基。”

“我想,那算是史蒂夫的特权,所以就让他叫你巴基吧。但或许我可以叫你Winter。”Winter是他们合作的哪部电影里面,巴恩斯饰演的角色名。

朗姆洛开的这个玩笑很失败,巴恩斯苦涩的笑了笑,将残局收拾干净后他站起来,房间里只开了阳台那边的吊顶,所以显得有些昏暗。他看着朗姆洛,心中的妒忌,得不到的渴望,那些感情再也压不住,让他看向朗姆洛的眼神格外的露骨。他有时候会想如果他是那个早一点遇见朗姆洛的人,会是怎么样,如果他是那个有幸成为朗姆洛丈夫的人,会是什么样。

朗姆洛的眼神有些躲闪,巴恩斯知道,其实朗姆洛没那么笨,他对自己的那些情感是有察觉到的,只不过过于聪明的认为自己能够像以前那样处理好,躲避亲密的时刻又不太过疏远,让他感觉只能做朋友,可是巴恩斯不是朗姆洛以前碰到的那些追求者,他是他丈夫的好友,也是一个执着而不肯放弃的人,从不肯知难而退,这是他妈妈小时候老是说他的。

“你是因为什么喝了这么多酒,布洛克。”巴恩斯走向前,坐到床边,想要轻抚朗姆洛已经不再年轻却更显魅力的脸,眼神显得有些痴迷,但朗姆洛只是侧头转了过去,“是因为史蒂夫吗?”

“今天真的很感激你能够送我去医院,但也许你该走了……”朗姆洛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或许还因为胃痛和醉酒,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力气。

“你知道我的感情,不是吗?”巴恩斯突然用了些力气使劲的捏住朗姆洛的下巴将他的脸转过来看向他,可朗姆洛还是努力看向别处躲避着他的眼神。

“你知道那天聚会上,我在房间另一头一直偷看着你……”


苦涩的肉


TBC


评论(11)
热度(51)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