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战狼梗 冬叉 Brooklyn Baby 半怦然心动AU

看了战狼后发现完全可以代入到我原先的这篇旧文里面,于是就快速展开了,正好填坑。

接怦然心动的au,Rumlow进了监狱后签了“卖身协议”成为雇佣兵,Barnes进了警校却在Rumlow加入雇佣兵后参军然后加入了特种部队。

没看过前文的戳链接

 

现在所有人都叫他BIG DADDY了,没有人知道他原先的名字叫做Brock Rumlow。Rollins死在被监狱派发他们到雇佣兵队的第二年,在缺少药物治疗的非洲大地上,在成功撑过断了的肋骨损伤了内脏后的两天,终是没等到支援,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挣扎的闭上了眼,只差那么几分钟,接他们回去的直升飞机就会到来。

可是作为雇佣兵,他们不会有真正的救援。现在朗姆洛只有他自己了。

他有时会想起Barnes毕业前还没有发生那场意外曾经唯一一次叫过他Brock。那也是他最后一次被叫做Brock。

在他因为皇后区那次十几年来最大的火拼而坐牢,因为误杀无辜和黑帮的地位而被判无期徒刑后,Big Daddy的名字逐渐取代了Rumlow。

而Rollins总是叫他Boss,在他死后有很多人也都在叫他Boss,可那感觉再也不一样了。

 

他在雇佣兵团里混了整整十五年才混到现在这个位置,拥有了自己和Rollins小时候曾经谈论的那有一天会有的兵团,就像Rollins还在他身边一样,他没有指派任何一个人做他贴身的副手。

有时候他会想这场永远没有尽头的路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他知道他基本不可能善终,有时候他会想当初签约雇佣兵队的决定是不是对的,如果他们选择留在监狱,或许Rollins也不会死在那鸟不生蛋的地方。

可是他想Rollins 和他都是不后悔的,与其一辈子困在那该死的牢笼中,他宁可走出去活在达打打杀杀刀尖上舔血的噩梦之中。

更何况他撑下来了,现在所有人都要叫他Big Daddy。

可即便是这么多年噩梦一样的生活,他半夜惊醒的时候都无一意外的是因为梦见了十几年前他被逮捕的那天。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Barnes来逮捕他的情形,他们毕业后,Rumlow成为了那片区正式的副手,而Barnes却去上了警校,和他的发小Steve一起。

那次火拼招惹来了警察,他还记得被十几辆警车追捕时那种心跳,可都不及在他偷偷躲在秘密据点后Barnes带着一队警察来逮捕他时那种绝望。

那个秘密据点他在毕业前复习的时候带Barnes来过,而如今看他落得什么下场。

Barnes亲手给他带上了手铐,然后看着他被警车送走。

他想最终就是这样了,毕竟他是一个警察,而他只是最烂的那种人渣。

Barnes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入狱后每隔一个月会申请来看他一次。

他每一次都拒绝了。

 

Barnes胸口的警徽在他梦里被警车的光反射的刺眼无比让他心脏发痛,那场永远下不完的瓢泼大雨哗啦哗啦的倒在他们俩身上,让他至始至终都无法看清Barnes当时的表情。

唯一刻骨铭心的是手上被他死死扼住的痛感,还有那手铐冰凉的触感。

 

十多年快过去了,那感觉有时候还会缠绕在他的手腕上,提醒着他。

 

而现在他满身是血倒在地上,他能感到那些温热的液体在不断的流出来,在他的皮肤上蜿蜒而下,失重感,眩晕感,他看着模糊的那一片天,苍蓝的天空远处突然出现了直升飞机的形状。

他模糊的听到那隆隆的响声逐渐靠近。

不一会儿从飞机上下来一路穿着大约是特种部队制服的人们,大约是在被困人员被成果救援后,过来检查战况和收拾残局的,该死的美国政府。

然后他感觉有个人直直的向他方向跑来,可他模糊的视野里只有一个看上去十分熟悉的人影在他眼前晃动。

那个人检查了他的伤势,然后他被抱了起来,那个人的左手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就像十多年前的那种感觉。

在陷入昏迷之前,他听到很多很多年不曾听到的声音:

“ Brock……”


评论(6)
热度(62)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