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a4alec

不老歌:http://bulaoge.net/?vesepans
OTP:Gallavich,狼虎,爱无可忍(joe/jed),瑟索,all/fili,福安(anderlock),十二王子/hans,基范,比尔/珀西,all/alec,盾冬叉,蝙丑,冰火,all/金斯堡,LPRA,hoover&clyde,clex,mckirk

Le Roi Soleil 太阳王 abo 菲利普/路易十四 番外

前文请走sy

番外 一切的开始
Simone, aimes-tu le bruit des pas sur les feuilles mortes ?
Quand le pied les écrase, elles pleurent comme des âmes,
Elles font un bruit d'ailes ou de robes de femme.
西摩妮,你可爱听死叶上的脚步声?
踩在脚下,它们像灵魂样啜泣,
发一阵鼓翼或是曳裙的细息。



凡尔赛的夜晚此刻在狂风暴雨下显得如此不平静,瓢泼大雨打在修剪整齐的灌木丛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大风折断了那娇弱的丁香花。
而国王的贴身仆人邦当却奉命连夜骑快马奔向巴黎。
凡尔赛厚实的墙壁内温暖而明亮的烛光照耀着整座宫殿,紧闭的门窗也将屋外的狂风暴雨阻挡在外,一切都显得如此平静而端详,似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奥尔良公爵正端着吕萨吕斯酒堡新贡的红酒欣赏着窗外的狂风暴雨,而邦当冒雨外出的行为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抿了一口酒,醇香氤氲在他的唇齿之间,带着近似血的腥甜。
他有些担心路易。
近日来他哥哥的朝政逐渐趋于太平,太阳王的名号响彻整个欧洲大陆,北方贵族的动乱早已平定,而他刚刚打赢了与荷兰的战争,不,应该说太阳王再一次取得了胜利。
他苦笑一声,那些荣耀最终都在他哥哥的头上。
但是路易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骄傲,相反的是他连日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很少传见大臣,甚至连他很少见面,除了处理工务以外整日在房间内不知道在干什么,偶尔还会大发脾气,愈加阴沉起来。
他或许能理解是因为玛丽特雷莎的离世,但他哥哥向来与他这个来自于西班牙的皇后并没有太多真正的感情,更何况玛丽特蕾莎是个beta,他们之间并没有真正的连结,他并不觉得皇后的死会给他的兄长带来过多的影响。
但这依然不能解释路易几日来反常的行为。
他将厚实的窗帘拉上,遮住外面的一边黑暗,邦当的异常外出显然表示着路易那边出了什么差错,但任何紧急情况邦当都会第一个来找他,无论是凡尔赛宫修建前路易的突发疾病或者是刺客问题,但这一次显然他也被隐瞒其中。
菲利普感到不满,壁炉里烧的噼里啪啦响,火光在他的脸上跳跃,他不明白这一次又出了什么问题让路易又一次隐瞒他。
他站起身走向门外。

菲利普没有选择可以直接通往国王寝室的密道,他很少用那个,毕竟那地板曾经沾满了亨利埃塔的血。
走道里空无一人,他遇到了巡逻的法比安,男人公事公办的向他说到:“国王下令,大雨倾盆,所以人最好呆在自己的房屋内。”
怪不得没有人游荡,菲利普像法比安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目中无人的越过了他,法比安看了看他,并没有阻拦。向来如此。
这个深受路易信任的侍卫最好知道自己的权利范围在哪,他毕竟是奥尔良公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路易有时候都得向他妥协,他最好不要把他的皮套放在他的头上。
菲利普走向国王寝室,外面的厅堂出人意料的空无一人,他有些震惊,凡尔赛的安保工作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可当他逐渐凑近时,有股混着薰衣草清香的酒味弥漫在空气中,他想或许是他喝多了,但吕萨吕斯的美酒向来以醇正著称,并不会多加果香味或花香味。
而当他越来越靠近寝室时,那股参杂着樱桃的甜味勾引着他裤裆里的枪逐渐苏醒,他的浑身燥热起来,这香气仿佛涌动在他的血管之中,让他的心跳澎湃不已,他定定的走向路易的房间。
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窗外正好劈来一道惊雷,而扑鼻而来的omega气味却是唯一让他心跳加速的东西,一切都恍若隔世。
在窗外模糊的一片雨声之中,屋内大床上传来一阵阵带着鼻音的呻吟,熟悉而陌生。
那是他的哥哥,法兰西的太阳王。
那也是一个正处在发情期未标记的omega。


tbc

喜闻乐见的卡了肉

文里历史都是瞎扯的,玛丽特蕾莎死的挺早。
逐渐开始我艰难的复健(填坑)
下一章保证是肉
让我看见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婊贝们

评论(4)
热度(34)
©ria4alec | Powered by LOFTER